如果说真就那么容易能解决好的话她不早就帮孟

分享到:
  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 
    其实孟获如今还在气头上。他确实是被气糊涂了,要不绝对不会这么去问的。至少他难道还不知道,孟优怎么去做吗?所以他真是气糊涂了,还没有缓过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这个时候。祝融夫人是看出了点儿异常来。所以是赶紧出言说道:“大王,还是歇息一下吧,别太过生气了!”
 
    哪怕是在孟优的面前,祝融夫人这个当妻子的,还是依旧很给孟获面子的。而孟获一看自己夫人如此,心说夫人如此比较温柔的一面,可也真不是每日都能看到的。好,也算是托了这小子的福了。要不自己可能看不到啊。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说道:“是,不错。夫人所言极是,看来我确实是该好好休息了!”
 
    孟获心说,自己真是被气糊涂,什么话都问出来了,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?看来自己夫人所说不错,自己该休息了,好好歇息一下吧。
 
    所以他看了眼孟优,是这烦,他也知道,并不好让孟优在自己大帐。你看之前自己怎么说,那是一样儿,不过这个时候,又是一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于是他是忙喊道:“来人啊!”
 
    “大王!”
 
    很快,便有士卒进了大帐,孟获点了点头,“去把孟优给本王在旁边的大帐软禁起来,任何人不得探视!不允许给其人吃喝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这进来的这个士卒,那可以说是孟获的死忠了,所以孟获这个蛮王怎么去吩咐,他就要怎么去做。他管你是孟获的弟弟,还是孟获的哥哥,就算是孟获的老爹,只要他一声令下,对方就都敢去做。
 
    孟优一听,心说果然啊,自己兄长还是不准备放过自己,是非要逼迫自己承认错了才算完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自己是没错,没错!所以自己可能去认错吗,不可能,绝不可能!
 
    士卒过来要带走孟优,孟优则是冷哼了一声:“我自己会走,滚开!”
 
    士卒也不敢碰他,只能是跟着他出去了。在孟优看来,自己不敢和自己兄长嫂子去顶撞太多,但是面对这么一个普通士卒,自己还能怕了不成?
 
    孟优离开了,果然,他离开后,孟获也算是“眼不见为净”,“眼不见心不烦”啊。孟优已离开,孟获就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特别不爽了,气儿好像也是消了一大半了。
 
    看着不远处的祝融夫人,孟获是叹了口气,“唉,夫人可知为夫的良苦用心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展颜一笑,“你我夫妻多年,我自然是知道你的意思的!”
 
    “可是夫人知道,孟优这个小子却是什么都不懂啊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则是摇了摇头,“大王,这事儿还得是讲求方法方式。试问你们兄弟那么多年了,为何你却是没有改变孟优什么?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听了自己夫人所问,孟获也真是,他一下就感觉到,自己夫人是问到点子上了。是啊,为何是如此呢?
 
    结果祝融夫人一笑,便再次说道:“大王想一想,这到底是因为孟优他一点儿都不可能会改变。还是说其他的什么原因?这,应该说很重要吧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眼前一亮。他突然是想起来,自己夫人不也有个弟弟吗,和孟优年岁相当,这自己倒不如问问她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还不知道自己夫君是打这个主意呢,结果就听他问道:“不知道夫人是如何约束带来的,想必应该是有不少经验吧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是缓缓摇了摇头。“大王还不知道?带来和孟优,可绝对不是一类的人,别看他们是朋友不错。但是性格上的差矣,却是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忙问道:“这夫人啊,到底是什么差矣。又不一样儿了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则笑道:“大王。这么说吧,其实他们也并不都是不一样儿,只是,就说带来和孟优,同样儿是害怕你我,这个是没错的吧?”
 
    孟获点头,确实如此。带来是怕祝融夫人怕得不行,而孟优也一样儿。是怕自己啊。
 
    “不过,带来就是听我话。可以说我说什么,他从来都不会去反驳,这点大王你清楚。但是孟优,呵呵,不知道你说的东西,他能听多少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是啊,这个倒是不一样儿多了。你说都是害怕,带来怕他姐姐,孟优也是怕自己,可是怎么就有区别呢。
 
    “还请夫人教为夫啊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道:“这个只能是去会意,我也说不太好,大王你还得自己去把握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得还真是,她也不是不想说,不过只能是说到这儿了,如果说真就那么容易能解决好的话,她不早就帮孟获把孟优给改变了吗。
 
    只是她虽然是知道一些,可却也知道,有些东西,其实还是因人而异的。如果说对于自己的弟弟带来,是这样儿这样儿可以的话,那么对于孟优,就得是那样儿那样儿了,所以自己只能是去说一个大体上的东西,然后剩下的,还得是自己大王去考虑去想怎么去做。
 
    听了自己夫人的话后,孟获是再次一叹气,貌似自己是明白了一些,不过看自己夫人那意思,剩下的还得是都靠自己啊。真是愁人啊,自己不单单要和马超凉州军对战,如今又多了个敌人,叫杨锋,而且自己弟弟孟优,也不让人省心,真是乱七八糟的事儿,太多了,太多了。
 
    看到孟获是一脸苦瓜的表情,祝融夫人一笑,然后给来到孟获的身边,给他按摩。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所会的东西,确实是不少,就像是这个按摩。而且水平还不错,从头一直到身上,孟获这时候是闭着眼睛享受着。心说虽说自己这边儿乱七八糟的事儿是一大推没错,可此时此刻却也难得享受了一回自己夫人的按摩,可以说也算是安慰了自己一下吧。
 
    也是,平时孟获也是很少才能享受到如此的,毕竟祝融夫人给你按摩,不是你要求什么就是什么,得看她心情好坏,所以真就是不一定了。
 
    像这时候这么主动,确确实实是很少很少的情况才可能发生的,孟获还不知道吗。
 
    一轮下来,孟获也真是缓解了一些,他此时则是说道:“夫人也好好休息一会儿吧,为夫这却是不妨事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展颜一笑,“大王,这过了这个村儿,可就没这个店儿了,你到底是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还没等祝融夫人说完,孟获就赶紧说道:“那么就劳烦夫人了,有劳夫人!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再次一笑,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,是继续给孟获按摩。
 
    孟获此时此刻,他心说,真是难得难得啊,这虽说自己被气得不行,可有自己夫人安慰自己,自己也算是“因祸得福”了吧。真想就让自己夫人这么一直按下去,可惜,不行啊。
 
    “对了,夫人觉得孟优那小子,能坚持多久?”
 
    孟获这么问,
    听了自己大王这么说,祝融夫人才算是暂时安心,至少确实,自己夫人不会害了他弟弟孟优的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〇九章 禁孟优兄长用心(续)
 
    比起享受夫人按摩的孟获来,孟优他可就倒霉透了。
 
    他也知道在大帐外看守自己的士卒,那都是自己兄长的嫡系人马,所以只有他一人的话好使。至于说自己,别说就只是他的亲兄弟,就算是亲老爹,也一样儿是不好使啊。那些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,什么都没用。也不是,只有自己兄长的话是有用的。
 
    所以孟优也只能是不吃不喝,在大帐待着,要不还能如何。他可是知道,没有自己兄长的命令,这看守自己的人,可是什么都不敢做的,就只是这么看着自己罢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饿了渴了,那么对不起,自己兄长说得清楚,自己不认错,就什么都不给自己,让自己没饭吃没水喝。而他们是绝对要执行自己兄长的命令的,自己估计就算是饿死了渴死了,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。
 
    孟优心说,这自己没错,结果还落了这么个下场。这自己如果是错了呢,那是不是要比这个下场还要惨十倍。百倍?
 
  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 » 如果说真就那么容易能解决好的话她不早就帮孟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