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如果真要是算起来的话其实杨锋算是孟获的

分享到:
所以此时孟获一笑,“孟优,既然你是死不承认,‘死鸭子嘴硬’!那么好,我成全你,你不承认吗,那么就在大帐中,给我站着,不准吃喝,直到你承认了你错误为止!”
 
    孟获是拿出了兄长和蛮王的威严来,确实是让孟优害怕,可在他看来,怕有个毛用?自己如今要做的,就是不能低头!自己兄长让自己承认错了,自己根本就没错,为什么要承认。放走了杨锋,自己做错了吗,其人最后都断指赔罪了,还要让他如何?“杀人不过头点地”,真要和其人不死不休吗?
 
    孟优其实也知道点儿之前自己嫂子所说的那些,不过他显然之前没有想过那么多。但是这个时候,他是仔仔细细考虑到了,杨锋其人,真是不能死,要不麻烦就大了。尤其还不能身死在这边儿自己人的手里,所以让其人都,是没错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他却不知道,自己兄长怎么就抓到这个事儿不放了,还非要让自己承认错了。自己这根本就没错,为什么要承认,自己绝对不能说自己错了,因为没错。
 
    孟优心说,自己如今最多承认自己做得不好,但是绝对不会说自己做错了,因为没错。
 
    他确实是很难体会到孟获真正的用心良苦,他就想着自己兄长让自己认错,他却是没有考虑,孟获算是苦口婆心地说了那些,又是让自己省心,又是不长进这些,显然孟优都没在意。
 
    这个也是,确确实实,在这上面,两兄弟对话,所考虑的东西,还是不一样儿的,侧重点不同,在孟优看来,自己兄长,就是逼着自己认错,可自己没错,要认什么呢。还说自己被骗了,那杨锋够意思,还断指赔罪,他骗了自己什么?所以自己没错,更不会去认错,至于说给杨锋放走,自己做错了吗?
 
    至于说孟获,他确实是想让自己兄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可结果却是这样儿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心里也不得不感慨,虽说是亲兄弟不假,可在这上面,自己兄弟却也不能理解自己啊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强压自己心头怒火,问道:“孟优,你是真不能理解兄长的苦心吗?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,赶紧说道:“兄长认为我没错,那么小弟就了解了。反之,小弟什么也不懂!”
 
    孟获闻言,心说这个也真是没法去沟通,这自己兄弟确实是不能理解。
 
    而且孟优还反过来问:“兄长就不能理解小弟吗,小弟做错了吗?”
 
    这话让孟获听了,他是更生气了,心说孟优这个小子,看来不气死自己,他是不甘心啊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〇八章 禁孟优兄长用心
 
    孟获是真生气了,关键生气还不是最主要的,这其实还不是最大的事儿。最大的事儿是他实在是太失望了,他第一次是觉得,自己别看是势力比人家要大,实力也是比人家强。可自己这次却是真真正正,是被那个滑头杨锋给打败了,是真失败了。
 
    这其实算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而当事人,就是自己和他杨锋。之前他杨锋如何,就不用多说了,就说自己让自己兄弟孟优去追击其人开始,其实自己就注定是要败的。
 
    孟获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,是自己败了。先是杨锋用一根小手指,就换来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,骗过了自己兄弟,然后是逃之夭夭。
 
    这是第一,第二,也是最让自己心寒的,那就是自己兄弟到了此时此刻,依旧是为他杨锋说话,依旧是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。甚至因为这个,可以说直接算是和自己这个亲兄长对上了。所以自己还能不寒心吗,这他娘的杨锋,实在是太可恶了!
 
   
 
    以前杨锋的大名,可以说孟获对其人的名儿,确实是如雷贯耳。别看他们的部落相距很远,这个是不错,但即便是如此,杨锋的名儿,依旧是给孟获听得是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
 
    杨锋是成名多年,这个可比孟获不知早了多少年。这个是一定的。而且如果真要是算起来的话,其实杨锋算是孟获的老前辈了,这个也是没错。
 
    可是以前确实没有和其人打过什么交道。结果这第一次,就让人给摆了一道,然后之后,又除了自己兄弟这个事儿。孟获认为,这杨锋好像也不必马超好对付多少吧,尽管自己是没有和他真刀真枪去拼。就算是有,也是他和马超合伙的。这个还不能算是单独的自己和他两方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算是知道了,如果杨锋其人本事真要是这么大的话,如果自己把手伸向整个南蛮之地。那么这个杨锋,肯定就是自己头一号劲敌。想都不用想,就是其人啊,除了他还能有谁?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自然不是怕了杨锋什么。只是他这么一想。自己好像是又多了个敌人啊,又树敌了,这真是,实在是太让自己不爽了。
 
    此时他是问向了孟优,“孟优,我来问你!”
 
    “兄长!”
 
    孟优看自己兄长,刚才好像在要爆发的边缘,可是却一下就强忍住了。还好。还好,要不自己还得被雷啊。这自己可真是不想这样儿的,这不是要自己命吗。
 
    他知道这是自己兄长有话问自己,他当然是希望可别再是那个让自己认错了,自己实在是不认为有错误。
 
    不过还好,孟获这次倒是没有让孟优认错什么的,只听他说道:“孟优,我来问你,如果有朝一日,我与杨锋生死大战,你是帮我还帮他?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一听,是愣了一下,心说兄长啊,是你傻了,还是我傻了,这事儿还用问吗,我可能不帮你,去帮一个外人吗?
 
    孟优还真不知道,自己兄长怎么是问了这么一句,不过他是信誓旦旦地说道:“兄长这是何意?小弟岂会不助兄长,而去帮外人吗?”
 
    孟获是表面点头,心里却是摇头,心说我为何要如此问你,还不是因为我今儿看了你这样儿,我心里没底啊!你要是帮那个杨锋,我这可真是……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孟获所问,她是差点儿没笑出声来,心说得是让这个大王无奈成什么样儿,才让他问了这么一句。如果说连自己兄弟都不能相信,或者说自己的亲兄弟都不帮你了,这说明了什么?
 
    祝融夫人只能是在心里无奈叹了口气,心说还好,自己兄弟,倒是让自己省心不少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至少带来其了,他直接说道:“兄长,你这是如此不信任小弟啊!那杨锋与小弟关系再好,终究只是外人而已,可兄长却是我的亲兄长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他心里是更气,不过他是强忍着,不让自己去发作。
 
    心说你还当我是你亲兄长,当我是你亲兄长,你就是这么去做的?
 
    我让你去追击杨锋,结果你孟优怎么做的,拿了对方一根小手指头回来给我交差。让你认错,你是执迷不悟,就认为自己没错。这不就是活活要气死我吗。还那我当你亲兄长,如果要不是这样儿的话,我是不是早被你给气死了?
 
    孟获是越想就越觉得可能啊,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儿,反而还是很有可能,不是吗。
 
    而且他认为自己之前所问,那却是半点儿都不错。这自己要不防备一下的话。自己和杨锋生死大战,你要是帮敌人的话,我可能死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 » 而且如果真要是算起来的话其实杨锋算是孟获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