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这话说出来那绝对是孟优硬着头皮说出来的

分享到:
 
    陆逊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他是连连摆手,“主公这是说得哪里话,依属下来说,不管是什么计策也好,什么谋略也罢,只要是能起到应有的作用,可以说就是好计,却是不分大小!”
 
    马超是点了点头,“好,看来伯言的境界,却是比我要强多了,我这,呵呵,不说了!”
 
    陆逊听后一笑,对此也是没再多说。
 
    不过他却是问道:“不知主公是今日还是明日进兵?”
 
    “明日吧,明日进兵,然后后日和孟获南蛮军决战!”
 
    陆逊点头,这自己主公和自己所想也一样儿,自己也是如此想法。至于最后的结果,己方要是不胜的话,那可真是,老天不开眼啊!
 
    因为如今什么都其实指向了己方,就是己方要胜。至于说除非是奇迹发生,要不孟获南蛮军,那就只能是败啊。
 
    至于马超的想法,那就更是如此了,这自己这次和南蛮军一战,没准还能三擒孟获,这都是很有可能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日之后,马超便下令全军,兵进十里,去在孟获的军营旁边安营扎寨。
 
    众人一听就知道,看来自己主公是要和南蛮军决一胜负了。也是,之前他孟获都知道退了之后再跑回来,那么己方为什么不能主动出击呢?
 
    至于说孟获跑不跑,这个却不是己方所要思考的问题了。反正他不跑是最好,那么跑了的话,只能是惹人笑话,不是吗。
 
    是,如今孟获他南蛮军人马的数量上,确实是不如己方,可是他孟获之前不是个“天不怕,地不怕”的主儿吗,如果这回要真是跑了的话,也说明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怕啊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还是很给凉州军面子的,至少他是没退。其实就和之前陆逊所说一样儿,哪怕孟获之前真要有这样儿的想法,在他看到了马超的亲笔书信后,他也绝对不会那么去做的。毕竟其人是好面子的没错,而且他已经决定破釜沉舟了,和马超凉州军死拼一回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报大王,凉州军已经在我军旁安营!”
 
    孟获摆了摆手,“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士卒离开后,他是一拍桌案,这真是欺人太甚,这……
 
    可还没等孟获发作,便又有士卒来报,“报大王,孟优,孟优晕倒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自己这个弟弟倒了?是饿晕的还是渴的,这就晕倒了?不过他仔细一想,也真是,如果真要是算起来的话,自己这个弟弟已经是被软禁一日左右了,算是滴水未进,饭更是没吃,不过就这,还不至于吧?
 
    确实,孟获所想不错,真是不至于。但关键是孟优他憋屈啊,憋气啊。如果就一日多的时间,不吃饭肯定没事儿,不喝水也差点儿,但是要再加上他是憋气窝火的话,那可真是影响大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等士卒发现,这大帐好像是没有什么动静了,异常安静的时候,他们就发现了,原来孟优已经是晕倒了。所以有士卒是赶紧来找孟获,毕竟这事儿肯定是不能不说啊。怎么说孟优也是自己大王的亲弟弟,这可不是假的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怎么办?是自己过去看看,还是说……
 
    不过他这么一想,不行,自己要去的话,那不就说明是自己妥协他了?所以不成啊,不过他眼珠一转,算是有了主意,“去请夫人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到了,孟获便把孟优的事儿要说,她则问道:“依大王的意思,是让我代你看看?”
 
    孟获点了点头,不过却是又摇了摇头,“夫人啊,这虽说意思就是如此,可你却不好让孟优那小子知道了。反正你就说是你私自来的,为夫不知道就可以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便说道:“好,既然如此的话,我这就去了!”
 
    他也知道,这事儿肯定是早去的好。别看自己夫人这时候好像是云淡风轻的,可是自己还不知道他吗,这时候不知道心里是着急成什么样儿了。
 
    他嘴上不说,可并不代表自己不明白啊,但是对此,祝融夫人却也没有说破,而是和孟获说完,便离开了,去找孟优。
 
    而孟获看到了自己夫人出了大帐后,他这才没有之前那么着急了。确实,这些他都放在自己心里了,就算是在自己夫人面前,孟获也没表现出什么来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一二章 见孟优与之相谈
 
    不过对于祝融夫人来说,就算孟获确实没有表露出来什么,可她却也知道一些,这可以说她确实是很了解其人的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离开了大帐,是直接就去找孟优了。
 
    在软禁孟优的大帐中的榻上,她看到了刚刚转醒的孟优,孟优一见自己嫂子,他是赶紧说道:“嫂,嫂子。”
 
    虽说是没吃没喝,但毕竟孟优的身体条件在那儿摆着呢,所以也不至于是无弱无力的。至于说他晕倒,那确实不是饿的也不是渴的,就是因为想得太多,感到非常憋屈,而且还没吃没喝,这些加在一起,所以他这才倒下了。如果就单独拿出来什么,其实孟优还不至于。
 
    所以祝融夫人看到孟优后,还算是放下了不少心,所以直接喊道:“大王让准备吃喝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知道,既然夫人是大王所派,那么她其实这个时候,可以说就是代表大王了。那么祝融夫人让准备吃喝,士卒当然是马上就去了。而且要说他们不怕孟优出事儿,那也是假的。毕竟要是孟优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自己大王还不知道如何。
 
    其实要是一般般的人,可能他们还不知道这么殷勤,但是孟优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。如果说自己大王没说什么,那确实可以不管。但是大王都已经派夫人来了。这还可能是不去管吗?
 
    士卒去准备吃喝,而祝融夫人坐下后,则是对孟优说道:“你说你也是。和你兄长一样儿,都是‘一根筋’。这你兄长就是如此,结果你们两个碰一起了,这如今怎么样儿,要我说,还是你先服软,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。是不是?”
 
    毕竟孟优是孟获的弟弟,而且祝融夫人也不至于对孟优发火儿什么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孟优也可以说就是自己的弟弟,这个不假。但是她确实不会像对待带来那样儿,去对待孟优就是了。
 
    就像是孟获也如此,他绝对不会像对待孟优那样儿,去对待带来的。所以这其实都一样儿。
 
    孟优一听自己嫂子的话。他则是苦笑了一笑,“嫂子也知道,反正小弟是没认为我错了。所以既然如此,我还认什么错?兄长逼小弟认错,莫非嫂子也想这样儿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孟优的话,她是无奈叹了口气,心说这要是孟获还有带来的话,他们敢这么和我说话。我早就使出手段来了。可是对孟优,自己还是有些不太忍心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严厉是严厉。但是对于孟优,还真是不至于说那么特别特别严,不过孟优一样儿是挺怕她,这个却也没错。主要是他知道自己兄长是什么样儿的,所以他这也是有不小的阴影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这话说出来,那绝对是孟优硬着头皮说出来的。如果说平时,他可能还不敢,但是如今,他认为自己都这样儿了,也算是有了资本吧。毕竟对于自己这么一个人,都已经晕倒了,自己嫂子还能忍心说自己什么吗。
 
    这么些年了,其实孟优看得还是挺清楚的,别看自己嫂子确实,是,对于兄长也好,还是说他弟弟带来,是足够严厉,这个连自己都知道。可是自己却还明白,就是其实自己嫂子真是个不错的女子,严厉是严厉了些,这自己也承认,可是对于家人的关心关照,这却也不是假的。
 
    所以孟优知道,自己嫂子看自己都如此了,她肯定是不忍心去说自己什么。而且自己并不说又惹到她了,所以她应该是不会说太多的。
 
    果然,祝融夫人听了孟优的话后,她也是无奈苦笑了一下,心说自己这不能和你兄长一样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我肯定和你兄长是不一样儿的,只是如今你们两兄弟如此,觉得这样儿有意思吗?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嫂子这么说,孟优只能是继续苦笑,“嫂子也知道,小弟希望这样儿吗?可是兄长他,唉,不用小弟多说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也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,这两人基本都是那个性格,你让自己还能怎么样儿。这个估计是不会听自己了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寄希望于那个了。希望到时后,那个能听自己的,这自己也算是能解决好此事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嫂子没有像自己兄长那样儿,逼迫自己,这自己就算是烧香了。
 
    是啊,孟优害怕自己这个嫂子,所以要是祝融夫人再多说什么,估计过一会儿他还得再次晕倒。真是,这事儿又不是不可能发生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士卒已经是端来了饭菜,和水。
 
    “祝融夫人,饭菜和水已经准备好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点了点头,“好!先放那儿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士卒说完,出了大帐。而等其离开后,祝融夫人展颜一笑,“你小子是要等我亲自喂你?还不快点去吃饭!”
 
    “这哪能!嫂子发话了,是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再次一笑。这个孟优啊,可以说比自己那个弟弟还要跳脱,自己那夫君那大王。没办法,其实也是正常的。如果说他是自己亲弟弟的话,自己可能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啊。这个还真是,不过好在关系不同,自己也不至于说那么头疼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是赶紧下了榻,然后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不过才一日多没吃东西,所以这个时候多吃点儿。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。如果说真要是时日久了的话,那么就是不能吃这么多,这是肯定的。而且最好是喝稀粥吃面条之类的。这样儿对身体才好,这都算是尝试吧。
回中军大帐,给你兄长认个错,这事儿不就解决了嘛!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则是缓缓摇头,心说自己嫂子是又扯到这事儿来了。不过自己可能是如此吗,让自己认错,门儿都没有。大不了自己是继续饿着,还能如何了?
 
    看着孟优摇头,祝融夫人就知道,这事儿没戏啊。果然就听孟优说道:“不可能,嫂子知道,小弟是很坚定,这事儿没得商量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在心里是轻叹了口气,然后这才说道:“既然如此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都明白,自己嫂子不过就是来看看自己,至于说是不是自己那兄长派来的,这个自己也不好去猜测。反正是可能也不可能,不过真正是让自己吃饱喝足了,这个倒是没错。
 
    如果说自己嫂子每日都能来看自己,那么自己也不至于挨饿了。当然他也知道,这事儿是不可能的,所以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 
    “小弟送送嫂子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 » 所以这话说出来那绝对是孟优硬着头皮说出来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