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马超是故意如此羞辱为夫好让为夫生气的(未完

分享到:
  结果他靠着的祝融夫人说话了,“大王你睡得可好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怪不得怎么软绵绵的,原来自己是靠在夫人身上了,哎呀,真是累得不行,连睡过去了都不知道啊。而且主要是自己怎么能靠在自己夫人身上睡觉呢,还好看着样儿,自己夫人是没生气,要不自己可真是,耳朵又要遭殃了!
 
    他是忙堆笑道:“好,好,不过却是有劳夫人了!夫人累了吧,累了赶紧歇息歇息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看他这样儿,就是一笑,只听她说道:“大王累了的话,就在榻上好好休息。至于我,却是不劳挂心了。”
 
    看着自己夫人没说什么,孟获算是放下心了,结果这个时候,士卒来报,“报大王,凉州军使者来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凉州军,使者?来了?这马超要做什么呢,是要和自己决战吗?还是说……
 
    孟获一想,这个也没必要吧,如果说马超要和自己决战的话,直接把他凉州军给拉过来,然后双方再战一场,不就完了吗。这个不是人多的时候,也不是说人马数量差不多的时候,所以马超岂会差人来下战书?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吩咐了士卒,“让人进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知道汉人最看重这个礼节,所以孟获也没让人久等,便让士卒把凉州军使者给带来了。
 
    “见过蛮王!”
 
    这口头上承认蛮王不蛮王的都是小事儿,别看凉州军口中是这么叫着,可心里却是说,这还他娘的蛮王呢,整个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人多的时候,他孟获便带着人马来进攻己方大营,可人就剩下这么点儿了之后,他孟获就变成了缩头乌龟。
 
    虽说凉州军士卒在心里想着,自己要是他孟获的话,自己也是如此作为,可这么说吧,他就是看孟获不爽,这个和敌对是有关系,不过也是其人看不上异族的人,这个也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孟获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不知马将军遣使者来此,是为了……”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一笑,“我家主公亲笔书信,给蛮王!”
 
    “哦?好,拿来本王看看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南蛮军的士卒结果凉州军士卒从怀中陶出来的信,然后便递给了自己大王,孟获接过后,展开这么一看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看完后,他就火儿了,直接一拍桌案,“哼!马将军未免也是欺人太甚了,使者还是请回吧,慢走,不送!”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一听,也知道,自己主公估计是没有写什么好话。不过对这个,他只是笑了笑,“既然如此的话,那么蛮王,在下告辞了!”
 
    说完,凉州军士卒离开,而孟获还在那儿生气呢。这时候祝融夫人问道:“大王,到底因何如此啊?”
 
    孟获看了眼自己夫人,“夫人,你来看看这个!”
 
    说着,把马超的亲笔书信,递给了自己夫人。祝融夫人拿起一看,也是柳眉倒竖,心里也是非常不爽。马超这个亲笔书信,确实不是什么战书,而是一封劝降书信,就是写了,你孟获这些时日都没胜过,所以我要是你的话,肯定早早投降完事儿,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反正大致的意思,就是这样儿,当然了,里面还有很多话,就是比较难听了,比如说什么,你孟获也是再是迷不悟的话,等第三次擒住你的话,看你到时候还怎么说。
 
    当然了,这只是其中算是不那么难听的话了,不过祝融夫人看到了之后,她心里也挺气愤的。但她却是知道,这是马超的计啊,这对方当然是没安好心,自己夫君,自己大王要是真就这么气愤的话,可不就是中了人家的计了吗?
 
    所以她是忙对孟获说道:“大王不必如此生气,这是马超之计也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忙说道:“夫人之意是?他马超是故意如此羞辱为夫,好让为夫生气的?”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一一章 马孟起下令进兵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点了点头,“可不是如此吗,大王请想,这……所以大王可不要中了那马超之计啊!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夫人所解释,孟获是一拍额头,“确实,确实如此啊!对亏了夫人,要不这一生气,还不是要中了马超那厮的奸计了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,“大王,这都是小事儿。不过依我来看,马超估计是要有所行动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“这,夫人,何以见得啊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摇了摇头,说道:“大王请想,这马超让人送来如此劝降书是为何,还不就是为了影响大王?而大王只要心绪烦乱,那么他马超凉州军便有机可乘,这样儿一来,在和我军大战之时,自然是对他们有利的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不住点头,心说可不是吗,这自己还没有自己夫人看得透彻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那么依夫人之意是?”
 
    “大王请想,这其实正是那马超准备全力进攻我军的先兆。今日是不会了,可明日或者后日,我看其人的人马便会到达此处,所以还望大王早作准备才是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如今自己这人马数量可处在劣势,还能是人家对手?可自己要说撤退,那不是分明就是怕了他马超,怕了他凉州军了吗?
 
    这事儿。孟获认为自己是绝对不能去做的,至于说最后结果,那却不是自己所能想的了。反正胜利渺茫。但是失败倒是可能。但是自己要跑的话,可又是丢人丢到家了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看着孟获,她直接问道:“大王是要与马超凉州军死拼了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则是苦笑了一下,“夫人当知,我确实只能如此,要不然呢?再说了。这难道不是夫人想要的,如果我军全军覆没了的话,也好早日回南蛮!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听了孟获的话后。他觉得自己这个夫君,自己这大王,却是没有说真心话啊。她总是觉得有什么话,自己这个大王却是从来都不和自己说。当然了。自己也确实是没有问过。
相信的。至于说孟获不准备退兵,是要准备迎战,这其实也是在自己的所料之中。如果说自己这夫君,自己这大王要是直接就要退了,那才是自己觉得不对了呢。可是显然,还没有如此,孟获要和马超凉州军死磕到底,自己也只能是陪着他一起了,至于结果,自己是料到了,到时候,他要和自己回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凉州军大营,马超的中军大帐内,送完信的凉州军士卒回来复命,“主公,孟获便是……”
 
    士卒给马超一形容当时孟获的表情,还有他的话语,马超便笑着点了点头,“好,你先下去领赏吧!”
 
    “诺!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士卒离开后,此时在中军大帐的陆逊则说道:“主公这气孟获,确实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。如果说孟获之前就算他是想撤退的话,那么这个时候,想来不出意外,他是绝对不会退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“如此小计,却是如不的伯言的眼啊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-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 » 他马超是故意如此羞辱为夫好让为夫生气的(未完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